您的位置: 首页 > > 综治 正文

堂兄为“治”堂弟绑架侄子

分类:综治   来源:新疆法制报   作者:程佳佳 实习生 王保丽 通讯员 廖凌 张耘   发布时间:2017-12-05

A+  |  a

  近日,听到邓江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、并处罚金3000元的消息,张燕大舒了一口气。回想起一年前发生的事情,她仍觉得有些后怕。

  2016年5月25日,看着钟表指针即将指向22时,张燕焦急地向店门外张望。儿子晨晨放学时间已过,往常早都回到店里了,今天却还没到。

  正在这时,张燕收到一条手机短信,短信上写着:“你儿子在我手里,放心,他是安全的,想要你儿子,就给我50万,如果想报警,你就报,不过你儿子就没命了……”

  来不及多想,张燕与老公邓海慌忙报警,几个小时后,儿子被救出。发短信者不是别人,竟是晨晨的堂伯——邓江。


  堂兄弟有过节殃及孩子

  “晨晨,放学啦?我带你买水果去,待会儿再把你送回来。”5月25日18时许,看到晨晨走来,坐在路沿石上的邓江站了起来,待晨晨上车后,他将车开到出租屋楼下。随后,邓江又称楼上有衣服要给邓海,便带晨晨进了屋,他边锁门边对晨晨说:“你可以吃东西、喝水,但不能出去。”期间,晨晨曾吵闹着要回家,被邓江拒绝。

  22时许,邓江掏出手机给张燕发了条短信,让其拿50万元,还称钱凑够给他信息,看不到钱不会放人。发完,他就关机了。邓江想抽根烟缓解下紧张感,发现烟落在了车里,便将门反锁下楼取。待他回来后,晨晨对他说:“我刚给我妈妈打电话了,让她来接我。”原来,邓江把常用的那部手机落在了茶几上。

  这时,张燕给邓江打电话问晨晨是否跟他在一起,邓江矢口否认。之后,他将晨晨带到小卧室,然后将搭衣服的布绳子剪成两截,一截将晨晨手脚捆绑,另一截绑在门上。晨晨问:“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?”“等你妈妈来接。”说罢,邓江离开,开车前往邓海的修理店打探情况,被在场民警抓获。

  次日凌晨1时许,在邓江的指引下,晨晨被解救。

  民警问其为何这么做?邓江交代:“我听说邓海背后说我坏话,再加上还有些经济上的琐事,我借了高利贷,没钱还,就想敲他一笔。”

  原来,2013年,邓江和邓海曾合伙开了一家修理店,邓海夫妇懂技术、手艺好,而邓江不爱干活。邓海夫妇想自己干,经商议,邓江以4万元钱把店转让给邓海。

  邓海觉得俩人没啥矛盾,半个月前还借给邓江2000元。邓江却不这样想:“2016年2月,我从朋友那里听说邓海说我坏话,就想治治他。”

  案发前一个月,邓江用他人身份证办了新手机号,准备报复邓海时用,可一直没找到机会。直到5月18日,他在一小区旁的人行道上看到放学的晨晨,遂起意绑架晨晨,并勒索钱财。

  5月25日,邓江开车来到该小区附近等候晨晨,20分钟后,晨晨走来,便将其带走。


  绑架还是非法拘禁?

  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人民检察院以邓江行为构成绑架罪提起公诉。今年7月25日,米东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。

  庭审时,邓江及其辩护人不认可其行为构成绑架罪,认为应属非法拘禁罪。

  法院审理认为,绑架罪与非法拘禁罪,二者本身不是对立关系,行为人对被害人的绑架行为必然也是一种非法拘禁的行为。但两罪成立有显著区别,非法拘禁罪的主观意图就是为了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,而绑架罪则是为了勒索钱财或获得其他非法利益。

  主审法官介绍,邓江向张燕发送的短信具有明确的勒索钱财的目的,符合绑架罪的构成要件,应当以绑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邓江不服,提起上诉,后又撤诉。目前,该案已生效。(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)






责任编辑   艾轩

标签:

最新更新

看新疆新闻,关注法制报微信

  • 分享到:

版权和免责申明

新疆法制报网制作的专题内容,所注“中国西部网讯”均为新疆法制报网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“新疆法制报网”并保留“新疆法制报网讯”电头。